历史文献研究会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馆属社团 > 历史文献研究会
《读书拾遗》 傅玉书著 王尧礼标点
浏览次数:次   字号:[ ]  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 

傅竹庄《读书拾遗》

贵州图书馆藏瓮安傅竹庄先生《读书拾遗》,目录云六卷,附《象数蠡测》四卷,实仅存前五卷,卷之六“读四子书”与附录四卷已佚。目录中卷之六注明“自《大学》迄《宪问》,下佚”,可知刊刻之时稿本即已不全。版次说明云:“光绪戊戌孟夏月锓版于戎州旅寓,程藩傅氏家藏本。”戊戌是光绪二十四年(一八九八年),戎州是四川宜宾的古称;每卷末署“子汝怀校、方堃录,孙森荣重校,曾孙达源校刊”,可知刊刻者是其曾孙傅达源。前有咸丰二年(一八五二年)十月常熟翁同书序、咸丰三年(一八五三年)阳湖吕佺孙序、咸丰三年六月十三日都匀陶廷杰题识、咸丰六年(一八五六年)八月和州鲍源深序、同治八年(一八六九年)六月完颜崇实序、丙午(道光二十六年,一八四六年)河曲黄宅中题识,六篇序言、题识写作最早的是黄宅中一篇,却置于最末,实在不妥,虽然黄宅中在以上六人中官最小。黄宅中道光二十四年来任贵州大定知府,两年后即是丙午,其时间先生长子傅汝怀主讲大定(今大方县)万松书院,与黄氏相识,请其题识。最晚一篇是完颜崇实序,崇实时任成都将军,傅达源流寓蜀中,得以相识请序。完颜序说:“又叹黔近遭兵燹,故家文献荡然无存,而绮泉(达源字)抱持遗书,兢兢勿失,不忘先志,有足多者。”所谓“黔近遭兵燹”,是指长达二十年的“咸同之乱”,其时尚未结束。这场巨变对贵州文献造成的损失是非常惨重的,许多图籍灰飞烟灭,傅达源如果不携《读书拾遗》之蜀,也难免兵火之厄,可是躲过兵火而且付梓了,又不知何时何故残缺了。

《读书拾遗》是先生读四书五经的札记,大抵是有感而发,有话则长,无话则短,对以前的传注家多所驳议,尤其对他所处的年代清代乾嘉时期诸儒释经不满。总的来看,傅先生见解不出程朱樊篱。如说《诗经·关雎》说成是周文王愉悦嫔妃、和谐后宫之作,不免尽信旧说,今人多不能同意。有些见解却很好,如对《诗经·东山》的解读:“‘我心西悲’,于将归之时,追念远离之久,且恐终不得归,而今竟得归,故喜极而悲。‘独宿’本是苦境,然处军中则有寨栅,今在途中,故宿车下,是不以为苦而以为乐也,盖曰昔不料有在此之日而今亦在此也。次章言己远出,则庐舍无人粪除,田宅无人耕作,荒废之景,言之可畏。然岂畏此而不归乎,正以此而怀思益切耳。‘畏’字有室中人在,所谓小胆空房怯也。三章因鹳以雨鸣而念妇,以雨叹,以己之念家,知妇之闵己心相孚也。于是居者洁蠲以待,无日不然,而征者之至则若预知其来,有形未亲而神先感者,故曰‘聿至’也。故瓜苦、栗薪之微,亦有喜其见而回念其不见之已久者,而况其人也哉。四章以时鸟之可观,兴新婚之燕尔。夫免征战之危,遂室家之乐,固甚美也,而久离忽合将如何而可偿忧望之劳,畅重谐之愿乎?诚有非名言拟义之所得而尽者矣。缠绵悱恻,曲折深至,以一心入众心而道其所难言。”这则解说情理俱在,又说得这样温情脉脉。盖先生中举以后,三十年间为求一官,游走南北,饱受思乡念亲之苦,游士而有征人之思也。将诗回复到诗,将自己回复到自己,不再管什么孔孟程朱。古人对经学的重视远甚文学,仅有文学是文人不足重,有了经学乃堪为师。故吕佺孙序说:“使是书终秘,徒见诗文集刊行于世,海内之士几何不徒以文人相目,而乌知夫学有本原、寝馈经籍如是?”有了此书,先生既是文人又是经师,分量大不一样。

先生讳玉书,字素餘,竹庄其号。瓮安草塘人。据本书版次说明“程藩傅氏家藏本”一语,盖其家迁自惠水(惠水是旧程藩府所在)。乾隆三十年举人,乾隆末年才铨选得江西安福知县,再迁铜鼓同知,三年后罢官回黔,主讲黄平兴山、镇远潕阳、贵阳正习等书院,此书殆系晚年讲学的结果。先生早年以诗文名家,有《竹庄诗文集》四十六卷刊版,然已佚,今所能见的只有贵州图书馆藏《傅竹庄稿》,实有诗无文,诗也不完整。傅氏一门对乡邦文献贡献甚钜,先生经学文学均有成就,又手撰《桑梓述闻》,实际是私人撰著的瓮安县志。又辑贵州明清诗选《黔风》十二卷,其子傅汝怀增补,厘为《黔风旧闻录》六卷,《黔风鸣盛录》十八卷,前者收明代黔诗,后者收清代黔诗,后又增辑《黔风演》四卷。《黔风》诸集都为莫友芝、黎兆勋编《黔诗纪略》,陈田、莫庭芝、黎受生编《黔诗纪略后编》所资取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